近代蚕丝实业家陈开沚

2016-06-24 15:50浏览数:364

  陈开沚,字宛溪,号愚溪,清咸丰五年(1855年)出生于四川省三台县西亢金乡任家寨(今三台县西平镇朱君办事处红梁村),家境贫寒,世代农耕,托业蚕桑,创办三台裨农丝厂和乐山华新丝厂,创立“双鹿牌”著名商标,厂丝畅销欧美,先后在“世界物产公赛”和“万国博览会”获奖,为四川近代蚕丝实业家。

矢志桑蚕事业

陈开沚祖籍湖南祁阳,先祖约清雍正年间来四川三台定居。父亲陈科富读私塾三年,以租佃农耕为业。母亲范氏,亦曾读书三年,精明自强,笃循孟母遗范,对子女抚教有方。开沚居长,下有四弟一妹。他自幼体弱多病,八岁始入学。母亲范氏白昼耕作于田间,夜晚舂谷于檐下,省吃俭用,供子女读书。他奋发自强,学业优异,结交孝友,为人忠实。清同治十年(1871年),开沚16岁时考取秀才。其时父亲已去世,弟妹幼小,陈开沚毅然辍学帮助母亲支撑家业。经族人举荐,入塾馆执教,以舌耕糊口,让弟妹几人继其学业。后来,二弟陈开俊为县学监生,五弟陈开端为童生。

鸦片战争后,他目睹列强欺凌,国家主权丧失,民不聊生。课读之余,审时度势,认为惟有振兴实业才是救国良策。时值西学东渐,洋务正兴,国人思维变法,以图自立自强。他在玉皇庙教书时,见庙内僧众栽桑养蚕,收入甚丰,远非教书岁银可比,回味“五亩之宅树之以桑”的古训,甚感有理。是时,太平天国占领南京,清王朝所需“贡缎”已不能从苏杭攫取,把“织造府”迁到成都。蜀锦生产的发展刺激了四川蚕丝业的发展。他又闻广东海南侨商陈启源开办“继昌隆”缫丝厂生财致富,遂萌发托业蚕桑之心。清光绪三年(1877)毅然辞塾馆,回归故里,开始从事栽桑养蚕事业。

陈开沚寻得当时刊行的《三农说》《蚕桑辑要》等书籍,细心钻研,按所载栽桑技术,于房前屋后和沟边地角精心培育桑苗,并在家中土地种植桑树,终日循行桑间,悉心培植。家里老人劝阻说:“桑蚕是穷人事,未闻川省有蚕桑发家的。”他回答说:“蚕桑发家致富,就从我开始。”他耐心劝说家里人,求得支持。乡里人见状,莫不笑其迂,悯其愚。他置之不顾,愈种愈有劲头。全家协力桑蚕,养蚕自三簸增至20余簸。两年后,卖茧所得胜过教书两年的收入。历三四年,桑树成林,蚕事兴旺,每逢蚕月,格外忙碌,采茧愈丰。于是,向学生家长借得四百串钱,自制手摇缫丝车两架,自养自缫。后来改手摇为脚踏缫丝。全家农忙耕耘,采桑养蚕;闲时缫丝,集市出售,集种桑、养蚕、缫丝为一体,全家协力,三年见成效,十年获大利,家道日渐殷富。

为图谋发展,逐渐拓展蚕桑基地。陈开沚倾其历年所积40余万贯,先后在县西净土寺、响滩子、大林湾、黄连垭和万安寺等处,购置、租佃土地五六百亩,广栽桑树,兄弟五人分头经营。他因事多很少呆在家,长子陈彰玎住书院,次子陈彰瑛年方14岁,令其罢读回家经营农桑三年,又让学习缫丝。光绪二十三年(1897年),陈开沚将缫丝集中到万安寺场镇,建裨农缫丝坊。由大车缫丝改为脚踏缫丝,实验瓦缸炉缫丝成功,增购脚踏缫丝24联,由家庭副业发展为缫丝工场。

他躬身实习蚕桑,不怕挫折,凡事探明究理,获得丰厚回报。他热心公益,自己种桑致富受益,不忘他人,亲朋故旧、邻近州县之人,加以劝导,传授方法,相继仿效进行,均获成功而得厚利。蚕丝事业,官府亦加提倡督办,省设农政总局,内设农田、蚕桑、树艺、畜牧四部。县设农务局,乡场设公社,饬布规则,推行农务。陈开沚率先响应,努力实行,蚕桑业绩愈亦显著,所种桑树年产桑叶达30余万斤,自养蚕茧一年可获一百数十石。光绪二十九年(1903),他应四川涪州(重庆涪陵)刺史邹耿光聘请,赴川东详说栽桑养蚕的好处,指出以种桑养蚕来取代种罂粟的好处。他编撰《裨农撮要》和《蚕桑浅说》二书,两次呈送四川总督锡良,先后通告全川,刊发民间,劝导种桑养蚕。其后官府发布禁烟令,人们都称颂他有先见之明。三台蚕桑发展为全川之冠,川东忠州、丰都、万县、酉阳等州县的老百姓,远自一二千里源源而来三台,收淘桑籽,购取桑秧,出现“收淘桑籽,酔毙河鱼,购取桑苗,载盈舟楫”的盛况。

为谋蚕桑发展,他又组织成立蚕桑会。初种桑时,桑株有被偷窃,或被牛羊践踏,防不甚防。乃与邻里商议,互相看守,亦劝各自多种桑树,易于成长,为“蚕桑会”的建立打下了基础。实践中,他深深懂得,振兴实业非个人能力就能实现。光绪十四年(1888年)组织地方养蚕人民成立蚕桑会,立会规十条,共同遵守,并将会规条文呈送官府批示推行。例如,入蚕桑会者,每年十二月二十日蚕的生日,敬祀蚕神;革除渔利、挟私、妄作等行为;墙下、道旁、场圃、沟堤、河岸等处,倡导植桑;佃当产业注明桑株,桑叶归佃户养蚕,如砍伐缺少,准业主酌赔;编连保甲,看护桑叶;不桑不蚕者,众皆指责;多桑多蚕者,众皆称善;不桑不蚕者,查出记过;摧毁桑株者,拿获议处;送蚕埋蚕者,尤为严禁。后来,以县成立蚕桑总会,各乡场镇成立分会。蚕桑的推行,对于倡导和发展蚕桑,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。

清光绪三十三年(1907年),他因租种桑树成林后,业主强行无偿收地,引起诉讼事件,业主陈某(绅士)贿赂官府,陈开沚败诉。正好此时遇四川省劝业道台周孝怀来三台察访蚕丝业,邀请他同赴省城,共商改进蚕桑川丝大计,他就借故缓行,道台问明隐情,立即令县知事三日内重审结案。他随同至省城,受任四川通省蚕桑劝导员。以通省蚕桑劝导员的身份,刊发劝桑文告,广为张贴,劝导川人从事桑蚕。光绪三十四年,因其劝导推行桑蚕、改良川丝业绩显著,清王朝授予他七品顶戴钦锡花翎。 高等农业学校设蚕桑科,县按一、二、三等设蚕桑传习所,两年或一年学制,陈常到附近州县传习所给学生上课。清宣统年间,茧丝渐贵,养蚕缫丝设厂增多。丝厂发源于蚕桑,为巩固丝厂基业,他乃嘱咐子弟,从速种桑,再增添桑叶20万斤。1914年初,他出任三台县蚕桑局长,积极督导推动三台栽桑养蚕和缫丝业的发展。

创办三台裨农丝厂

光绪二十八年(1902年),陈开沚仿效日本方法,在万安寺缫丝工场基址上创办新式缫丝厂。丝厂取名“裨农”,乃有补益农业之意。首先定购安装上海环球工厂生产的意大利式木机直缫丝车12部,缫制12担出口厂丝,运往上海销与洋商。光绪二十九年(1903年)新建厂房,又增添丝车60部。光绪三十一年(1905年),新建蚕室4间,再添车40部,并相继新建扬返、整理、茧库、选茧房及宿舍。宣统元年(1909年),添修茧库及缫丝工场,添丝车40部。1913年,根据长子陈彰玎提出的缫丝技改方案,大胆进行技术改造,改木机为铁机,订购上海环球铁工厂意大利式蒸汽动力直缫成套设备,缫丝车140部,复摇机200部,英产锅炉3台,德产发电机1台,千叶式煮茧机2部及其他先进检测与辅助设备。铁工厂派出技师两人到厂负责安装调试。此次工厂大技改,引发家人激烈争闹。长子陈彰玎随设备回丝厂,招其三弟大吵大闹,愤然离厂回家。陈开沚耐心劝导,组织机器设备安装。经两个月精心安装调试,顺利投产,缫丝功效和厂丝质量大有提高。尹良荣著《四川省蚕业改进史》载:“陈宛溪氏努力倡导蚕丝事业,曾著《裨农撮要》及《蚕丝浅说》二书,旋于三台万安寺创办裨农丝厂,以新式铁机丝车缫丝,开四川铁机丝厂之新纪元,对于川省蚕丝之贡献甚大。”至1924年,工厂又增添丝车160部,共计300部。

裨农丝厂初具规模后,陈开沚全心致力于丝质改进。他认为四川蚕丝均占优势,川丝价值逊于申丝,原因不在黄白之分。意大利黄丝优于日粤江浙,居然畅销欧美,详查意大利黄丝质优不外“坚韧匀净”,川丝质量能够达到而未达到,主要是立厂者未能悉心研究。光绪三十二年(1906年),他邀请重庆周润泉和省内丝业同仁齐聚裨农丝厂,共商改良川丝大计。他说:“吾侨蚕丝古国,其丝不见于新大陆(指美国),实吾川人之大耻。”撰联主张“读新书,听新闻,因变旧法;办实业,求实效,不尚空谈。”在裨农丝厂大门柱上,他书联励志:

督子侄媳女同用心思结成蚕丝宝藏;

邀亲戚朋友共济才智做出金玉招牌。

有鉴于此,他将产品商标定为“双鹿”牌,以期在国际市场与日本产品一争高下。

他管理丝厂非常严格认真,注意对员工进行技术培训和教育。每日必进车间巡查,遇有不合操作规程之处,当场停车,召集职工临时训话。制定培训制度,规定每旬一、四、七日晚,召集职工学习生产管理;二、五、八日,培训理绪工;三、六、九日,向缫丝工传授缫丝技术和操作规则。经过技术训练,工厂管理水平和员工操作技艺逐步提高,丝质大有进步,厂丝出品声誉日著。当日本大地震时,裨农丝厂每担厂丝卖价最高达到银1680两,即每一两银子交换一两厂丝,其它丝厂均不能与之相比。

陈开沚还着力培养技术人才。丝厂招收徒工,还招女徒,为四川丝厂招用女工之首。还将立厂规则和管理方法演编成《丝厂俗歌》《妇女缫丝歌》,对妇女解放、参加社会活动起到了很大作用。其中有这样的歌词:“曾家女儿真能干,栽种桑树又养蚕,进厂学艺把丝缫,一月能挣几十钏。”他对艺徒建立学绩档案,报经劝业道批准,与省立蚕桑传习所学生享受同等待遇。十余年培训外地技工一千余名,为四川各地办厂输送大批技术人才,促进了川内缫丝业的发展。外地丝商也来潼川设厂,大小约有七百余家,每家丝车多者有一百余部,最少三五部,估计全县缫车约有14000余部,其中荣丽、福聚、汪象长三家丝厂都有百部以上。

裨农丝厂生产规模逐渐扩大,光绪三十四年(1908年),生产外销丝达到120担。宣统元年(1909年)添车140部,外销产量翻了一番,达到260担,次年达到280担。1913年改为铁机缫丝,产量提高,达到360担。1924年增添丝车,产量达到400余担。最高年达440担。自光绪三十年(1904年)至1931年的27年间,共生产出口外销丝7801担,内销丝1102担。

厂丝的销售,外销主要经重庆运往上海,销与洋商;内销丝则主要运往成都簇桥及南充出售。他多次到上海、江浙一带,考察蚕桑缫丝和生丝销售,派长子陈彰玎为驻沪经理,设“宝元丝栈”,专理国际市场生丝行情和生丝销售,还代为县内外的缫丝厂销售生丝。宣统年间,裨农“双鹿牌”厂丝在沪声誉日著,产品主要销往法国、英国、土耳其等。为使川丝进入美国市场,他将裨农厂丝寄往美国工厂试验,呈请政府设立运美公司,未得批准,便与英商“怡和洋行”商定,通过该洋行转呈政府及丝业厂家,设法改良,以期符合美国厂家使用。民国初,裨农黄白细丝销往美国的已占外销丝的百分之二三。1915年和1919年,裨农“双鹿牌”生丝分别在美洲“巴拿马物产公赛”和德国莱比锡“万国博览会”上获奖,川丝名声大振,闻名欧美市场。

创办裨农丝厂,陈开沚弟兄五人共同参与管理,陈开沚出任厂长,总理其事。1914年,陈开沚携子婿到川南嘉州(乐山)创办丝厂,裨农丝厂交与四个弟兄经营,由五弟陈开端接任厂长。至1924年,裨农丝厂发展至鼎盛时期,年产外销蚕丝达400多担。此时三台蚕丝业也达到民国最盛时期,年产生丝三千余担,约占川丝产量的十分之一。

开办乐山华新丝厂

陈开沚志在兴办蚕丝实业,拓业四川。1910年,川南犍为县人王济民来裨农丝厂学习蚕桑缫丝,陈开沚对王说:“种桑固属急务,然川南当设丝厂,余早有此志。君既热心,可办改良缫丝。”王推辞说:“无资本。”他说:“可为集股。”王又说:“无熟手。”他说:“我全负责,任你在厂选聘。”民国初年,他的长子陈彰玎在上海结识四川同乡、犍为人汪金波,论及兴办丝厂,彰玎说:“我有人和技术,但缺少资金,”汪亦热心实业,便说:“我出钱,你出人,我们合伙办厂。”汪金波的大哥汪曼卿亦是川南较有名气的蚕桑实业人士,时为川汉铁路“会办”。几经商榷,便由汪家二弟汪尧根出面,陈汪两姓合办铁机缫丝厂,汪姓出银二万两,购置机器设备。由于嘉定(今乐山)为四川当时有名蚕桑产区,水陆方便,故双方同意在嘉定设厂,取名“嘉祥丝厂”。

1914年秋,陈开沚携家人和一批艺徒,移居嘉定,创办嘉祥丝厂,工厂占地30余亩,在上海购回意大利式坐缫铁制缫丝车120部,还有锅炉等其他设备。他已属六十老翁,和次子陈彰瑛一道,日夜操劳,亲督厂房修建和机器设备安装,认真检查测试,只要不合要求,就返工重做。历数月精心施工,工厂于年底竣工。在工厂大门外,他亲题对联一幅,上联“由桑以蚕以丝风气先开蜀化”;下联“自家而乡而国名声渐及欧西”;横联“普利全川”。可见其雄心壮志,真可谓老骥伏枥,壮心不已。

丝厂建成后,因蚕茧来源有限,不能供应缫丝厂大规模生产使用,他与汪曼卿共谋,依其《劝桑说》文,编印宣传单数千份,四乡张贴,还派人送至邻县宣传。从此,乐山、井研、犍为等地,蚕桑事业逐渐发展起来。1915年夏, 招收缫丝艺徒,开工缫丝,缫丝规格仍以外销为主,年产生丝二百余担。外销丝仍以“双鹿牌”为商标,运交驻沪“宝元丝栈”,由长子陈彰玎负责销售。

适值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,世界经济普遍衰退,日本生丝乘机侵人,中国丝业遭到严重打击,嘉祥丝厂自难例外。又因建厂初期,新工较多,生产质量不佳,再加上水运事故,出现亏损。汪家本是丝业外行,见此情景,恐怕越陷越深,工厂开工仅一年,便提出退伙不干。汪家要钱不要厂,陈家要厂又赔不起钱,双方为此打官司,多次不能解决。最后告到四川劝业道,经过调解,由陈以厂作抵押向国库借银两万两,偿还给汪家,结束合伙办厂纠纷,是年底,嘉祥厂全部由陈开沚接收过来,独资经营,正式改名为“华新丝厂”。

丝厂负债经营,举步维艰,他一生饱经磨炼,深知创业艰难,困难之时,毫不气馁,断然决定吸纳职工入股,以解决资金不足。他向职工庄严承若,以人格担保,动员职工将份内工资入股计息。与此同时,加强技术培训和生产管理,成本下降,生丝质量逐渐提高,随着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,世界经济开始复苏,蚕丝外销走势和行情转好,华新丝厂渡过困难时期。

陈开沚自任华新丝厂经理,次子彰瑛任厂长。厂内不仅拥有当时最为先进的机械设备,而且在生产上建立一套严密的管理制度,缫丝工艺,大体可以分选茧、煮茧、索绪、缫丝、返丝和整理六道工序。缫丝是关键工序,要靠手上功夫,要求工人做到精力集中,眼快(均匀)、手巧(挂丝快)、牙利(咬丝)、接头快(断头)。每庄茧缫丝开工前,都要聘请技术高超的工人进行试缫,从中得出标准,作为奖惩依据。工人生活,工厂为职工集体开办伙食,每月初二、十六改善生活,名为“打牙祭”,还修建宿舍,供职工住宿。蚕茧收购,他大为讲究,每年上市之前,即派行家里手前往峨眉、井研、仁寿和乐山乡镇,坐庄收购,根据丰歉年景和生丝行情定级、定价,茧级分为七等,丰年多收。

1924年前后,丝价大大上涨,为四川蚕丝业最盛时期。他经营华新厂不仅还清债务,还积累许多资金,又从上海购回铁制缫丝车240部,扬返车144部,蒸汽机3台,扩大工场,职工由200余人增至1000余人,年产不同规格的生丝500担至700担。乐山县年生产蚕丝1000余担,华新厂产量占其一半。不几年,华新积累资金六七十万两银子,加不动资产近百万,“陈百万”由此得名,富甲全川,名望益重。民国编纂的《乐山县志》特予记载:“华新丝厂,在城北关外演武街,安置锅炉机器,专制出口细丝,行销外洋,厂主陈宛溪,三台县人,自1914年来嘉定创修丝厂(始名嘉祥),今计有铁丝车360部,缫丝、理绪及办事人约千名左右,每年可出丝五百担。”

1930年,陈开沚的长子陈彰玎去逝,此为裨农、华新两厂的重大损失。1932年1月,日军进犯上海,蚕丝暴跌,裨农、华新两厂损失惨重停业。国民党官僚资本乘机侵吞,两厂被迫加入四川“大华公司”,后改为“丝业公司”,成为公司第五厂。次子陈彰瑛从乐山回三台,接办裨农厂,不几年停产,在万安创建蚕种场,制造改良蚕种。1946年,他的孙子陈辉祖赎回华新厂权,恢复生产。解放后,华新丝厂交给政府,后来成为国营乐山五丝厂。裨农丝厂则及交给政府,后在厂址建万安中学校。1987年,三台县古井区在裨农丝厂原厂址近旁修建万安丝绸厂。

合资兴办嘉乐纸厂

1925年,四川成都学界名流李劼人等意欲办报,但苦于纸张问题甚难解决。当时川内只有手工纸,机制纸则受纸商操控,不按时交货,又随意涨价。几经商议,确定先行集资,自己办个机器纸厂。他立即写信,从法国请回专门学习造纸专业的王怀中来到乐山,求助于陈开沚,请陈出面主持办厂。陈开沚被学界人士精神感动,答应给予积极支持,投资1万元,在集招股2万元。他亲自参与纸厂筹建,自任筹备主任。以华新丝厂为筹备处,制定办厂方针,即为“开始不妨小办,小办二三年,俟有经验,再从而扩充。”当时确定招股5万元,投资认股多系成都、重庆、乐山等地官绅及军界、企业界、文化教育界人士。厂址选定乐山,水路运输方便,乐山、夹江、眉山、洪雅一带盛产竹、麻、稻草和煤炭,收购便利,工价又低。筹备中,机制纸公司定名“嘉乐纸厂”。不久,嘉乐纸厂开工生产,陈开沚被推为首任董事长,次子陈彰瑛任经理,王怀中任厂长,时有工人70余人。

工厂初创时期,生产时开时停,极不正常。资本较小,约六万余元。设备简陋,产品质量低劣,难与洋纸竞争,常常停产。工厂仅有国产小型圆网机一部,厂房一间,生产米色嘉乐纸,日产120公斤至300公斤,廉价推销。陈开沚去逝后,李劼人接任董事长。“九一八”事变后,洋纸入川渐少,纸厂复工,产量增加,质量有所提高。抗战期间,四川成为国民政府政治文化中心,纸张需求增加,遂增加投资,添置机器设备,扩大生产,向省政府正式立案定为“嘉乐制纸厂股份有限公司”。至1945年,全年产纸达3.2万余令,可生产白色新闻纸,产品行销西南、西北各省,公司有职员30人,技师11人,工人200余人。其后,因通货膨胀,纸厂生产渐不景气,年产量降至百余吨。解放后,嘉乐纸厂实行公私合营,成为国营纸厂,几经扩建,可生产绝缘纸等产品,生产能力上万吨。

编著《劝桑说》

陈开沚矢志以恒,以毕生精力发展蚕桑和缫丝业,是清末民初一位具有远见卓识的知识分子,他主张博采新法,振兴实业。他不仅是一个业绩卓著的蚕丝实业家,而且是一个知识渊博、造诣极深的蚕丝业学者,对于四川乃至中国的蚕丝事业做出了重大贡献。

他积多年种桑养蚕和缫丝的丰富经验,广征博采,撰写了《裨农撮要》《蚕桑浅说》二书,先后两呈四川总督锡良,通饬刊发全川。其后四川总督赵尔丰、劝业道台周善培热心提倡,着力保护,蚕桑丝业得以迅速发展。1908年,他又著《丝厂俗歌》《妇女缫丝歌》,培养缫丝艺徒,彼此传授,通行全川。

宣统年间,丝业大进,他又因之荣任四川通省蚕桑劝导员,推动蚕桑,足迹全川,赴沪游浙,深入学习考察。他审时度势,鉴于丝业锐进,认为若不多种桑树,必致桑叶缺乏,蚕丝两败,为未雨绸缪之计,1911年他编著《劝桑说》。全书分为绪论、种桑要言、无地不能、无人不能、种桑效验、保护方法等六章,总计三万余字。书稿完成,呈送督府,邀请农政学堂教务长、省劝业所农务科科长祝鼎为书作序,劝业道台周善培为书题字署名,省咨议长蒲殿俊题写书名。因时局动乱,未能及时出书,至1914年自费由成都昌福公司排印,发送民间。

在《劝桑说》“绪论”中陈开沚说:“蚕丛古国,其丝不见称于新大陆,实吾人之深耻也。”由此可见其实业救国之心。《劝桑说》从蚕丝发展与种植桑树之间的辩证关系出发,精辟地阐明了广植桑树的重要性。他说:“余本寒士,丝厂发源于蚕桑,人所共知。因嘱子弟,从速种桑,期于再添20万斤,以固厂基。不得不劝饲蚕之人,各添蚕食。不得不劝吾川缫丝之人,自种桑树,并劝人种,以裕茧质。”这也是他著《劝桑说》的目的和用意所在。

《劝桑说》回顾了四川发展蚕桑的历史。他说:“自黄帝元妃西陵氏教民养蚕,中国蚕桑之利于是乎兴。蜀国古号蚕丛,远在唐虞以前,是吾中国蚕桑之利,又先以吾蜀为最盛,故地曰锦城,水曰锦江,其擅衣被天下者数千年。自宋南渡,悉括巧匠以行,于是言文锦必首吴越,而吾蜀乃瞠乎其后。元时木棉入中国,较制丝为省约,不锦而衣,不帛而暖,蚕桑日就废弛。吾蜀虚拥蚕国之民,坐失美利者五百余岁矣。”

他认为,四川与江浙一带相比,在发展蚕丝业方面有诸多有利条件,江浙田尽栽桑,有桑谷争田矛盾。四川山多田少,栽桑有余地,不占稻田,桑地仍可耕种,蚕桑成本低,四川蚕桑条件优于江浙。但是现今蚕丝江浙7万担,四川不过3万担,为何大大低于江浙呢?他经过深入考察、分析,认为主要是川人对蚕桑的观念造成:“江浙人人以蚕桑为正业,积少成多,所以远过于蜀;吾蜀人以蚕桑为副业,独多仍少,所以远不及江浙。”有这样好的条件,却不知振兴,甚为可惜。因此,他强调:“外国蚕桑传自中国,中国蚕桑首推蜀国,占全球之先声,据土地之广阔,得气候之温和,有非他国所可及者也。”他说:“茶限于地,桑则属农,凡宜农之地,亦宜桑之地,能农之人,即能桑之人。”因此断言:“从此博采新法,振兴旧业,其发达未可限量。”这些论述,对于当今农村发展蚕桑,仍然不失指导意义。

对于改良蚕丝和提高丝质,他通过多年悉心钻研,提出了很多独到的见解。他说:“川丝价值逊于申丝(上海产的丝),并不在蚕品种黄白之分,而在于加工水平之差异,意大利就产黄丝,其产量优于日粤江浙。”他详细考察意大利黄丝后认为,其特点不外乎“坚韧匀净”四字,四川的丝质完全能够做到,只是经营者未能细心研究而已。他身体力行,致力于改进川丝丝质,经十多年艰苦努力,使川丝可与上海厂丝相媲美,并分别在“世界物产公赛”和“万国博览会”上获奖。对于缫丝业,他还提出规模经济和适应外销的观念,江浙厂丝3万担立厂不过60家,四川30但立厂数百家,厂少量小,丝质再好,洋商也不肯以少量之丝多出好价。因此,他力劝小厂并为大厂,“统一货色,以畅销路”。

陈开沚秉性温和,为人友善,视员工如子弟。裨农丝厂规模扩大后,员工增加,多为文盲,兼有童工。为提高员工文化素质和解决附近乡亲子女读书,他创办万安小学,为工友开办夜校学习文化。20世纪20年代,会同嘉州地方人士,捐助银两,合力兴修乐山大佛公园,大门外石碑刻文纪实。70岁生日,他不让亲朋祝寿,自撰一副楹联:“做生杀生消尽人财亏己德,未死学死扫除物欲见真天。”原北洋政府总统徐世昌送堂屏一副,上书“蚕业巨子”。四川省督军杨森赠送“三棵桑树之神”匾祝寿。

1926年,陈开沚逝于嘉州,享年71岁。



  作者:习光辉 《近代蚕丝实业家陈开沚》一文刊载《绵阳古今名人选》第185——199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