涪江三台段移江记

2016-12-09 09:53浏览数:179

涪江的由来

《皇朝通志》:涪江,出松潘厅东北之小分水岭东南,流经龙安府治平武县西北,有白马河来会。又南经江油县东南,又经彰明县,分流经城之左右而合。有小江河,即廉让水,出平武县,经江油境来会。又南有石板河,自石泉县合诸水来会。经绵州东南,有茶坪河,自安县来会。又东南经潼川府三台县西北,有中江水自中江县来会。经射洪县北,有唐桥溪来会。又东有梓潼水自盐亭县来会,又南有郪江来会。折东南有马桑溪自蓬溪县来会,经遂宁县东。又南流,有关箭溪合乐至水、安居场水来会。经合州西南,有立石河自永川、璧山、铜梁县来会。又东嘉陵江合渠河来会,东南流至重庆府治巴县西北,折东流入于大江。

《水经注》:涪水出广魏涪县西北。涪江因此而得名。

三个历史人物

《移江记》作者——孙樵

《四库全书总目提要》:樵,字可之,又字隐之,自称关东人。函谷以外,幅员辽阔,不知其籍何郡县也。大中九年(公元855年)进士。授中书舍人。僖宗幸岐、陇时,诏赴行在,迁职方郎中、上柱国,赐紫金鱼袋。

孙樵是唐代后期著名的散文家,“幼而工文”。对古代典籍“常自探讨”(《孙可之集•自序》),并自称“尝得为文真诀于来无择,来无择得之于皇甫持正,皇甫持正得之于韩吏部退之”(《与王霖秀才书》)。他的作品也实践这一真决,《如书何易于》《书田将军边事》《书褒城驿壁》《梓潼移江记》《兴元新路记》等,大都反映了唐朝政治和社会现实,具有较深刻的思想意义。有《孙可之集》。

蓬溪县主薄——贾岛

《新唐书.韩愈传》:岛,字浪仙,范阳人。初为浮屠,名无本。来东都,时洛阳令,禁僧午后不得出,岛为诗自伤。愈怜之,因教其为文,遂去浮屠,举进士。当其苦吟,虽逢值公卿贵人,皆不之觉也。一日见京兆尹,跨驴不避,讠虖诘之,久乃得释。累举,不中第。文宗时,坐飞谤,贬长江主簿。会昌初,以普州司仓参军迁司户,未受命卒,年六十五。《蓬溪县志》:“唐贾岛墓,县西七十里明月山”。《唐志》称:“贾岛墓,在蓬溪明月山之阳”。《方舆胜览》载称:“贾岛谪为长江簿,有墓在焉”。

郑复开成移涪江后,位于三台下游的蓬溪县主薄贾岛作有:    

《郑尚书新开涪江二首全诗》

岸凿青山破,江开白浪寒。

日沉源出海,春至草生滩。

梓匠防波溢,蓬仙畏水干。

从今疏决后,任雨滞峰峦。

不侵南亩务,已拔北江流。

涪水方移岸,浔阳有到舟。

潭澄初捣药,波动乍垂钩。

山可疏三里,从知历亿秋。

荥阳公——郑复

《唐方镇年表》中的郑复。《唐方镇年表》:开成元年,冯宿任剑南东川节度使,开成元年十二月到开成四年九月杨汝 士任剑南东川节度使,郑复从开成四年(839年)九月到会昌元年(公元841年)六月任剑南东川节度使。

《唐刺史考全编》也认为此荥阳公是郑复。

《旧唐书.文宗本纪》:开成四年九月己卯朔,以东川节度使杨汝士为吏部侍郎,甲辰以京兆尹郑复为剑南东川节度使。

三台涪江移江的故事

据唐代文学家孙樵所撰《移江记》记载,移江前的梓州,“涪缭于郪(唐时郪县城,即今三台县城),迫城如蟠”。“岁杀州民,官以为忧”。意即涪江缭绕郪县城,犹如迫近城墙的一条蟠龙,每年都要伤害百姓的性命,地方官把它视为心腹大患。唐开成五年(840年),东川节度使荥阳公“命武史发卒三千,”将涪水从柳林滩下游(今新渡口)向东推移“三里”绕开城池,于今涪江东岸山麓由北向南,“别为新江。使东北注流五里,复汇而东”;“使水道与城相远,以薄江怒”。竣工之后不久,“水果大至”,虽漫过防洪堤。而“不能病民”,意即不能再为百姓带来忧患。移江防洪,大见成效。而且“旧江遂墟,凡得田五百亩”。今三台北坝1/3的农田,应由当时的涪江故道在开成移江后所形成。在进蓝剑广场至刘家濠一带,仍有涪江故道遗迹保存。对于荥阳公的移江之举,当时的“有司劾其不先白”,即弹劾他没有事先请示,先斩后奏,皇上因而下诏“夺俸钱一月之半”。

然而,“开成移江”并非一帆风顺。据《移江记》记载,在“役兴三月,功不可就”之际,地方官和州城百姓议论纷纭。有人认为,“涪江本是夏王鞭促万灵”,意即是大禹用神鞭驱赶万千神灵开通的“百川”之一,十分怀疑荥阳公仅凭借“三千”士兵之力,就能改变“夏王”的形迹,甚至认为“非徒无功,抑有后灾”。此时的荥阳公意志坚定,并及时采取强硬措施,“杖杀左右所有贰事者”,“鞭官吏有所阻政者”,“视政加猛,决狱加断”,并发布告示命令:“民敢横议者死”!终于“使民心大栗,群舌如斩”,“未几,而新江告成”。

古今之成大事者,均是历经坎坷,百折不挠,方成大业。荥阳公移江未先白(未禀报),夺俸钱一月之半的教训值得今人深思。